第135章 分部独立,风雨降临
书名:脊蛊:从灵笼开始吞噬 作者:绵州迷藏 本章字数:372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5 13:16:58

金黄的太阳从海面升起,茂盛的山林向下是一片惨烈,无数烧成铁架子的车辆横七竖八地躺着,公路上凝结着厚厚一层令人作呕的血痂。

当执行局的直升机降落在这后,他们并未发现任何尸体,倒是地上有许多怪异的血脚印,一路朝着海里而去。

东京。

暴雨,狂风。

国立东京大学后门的小街,停着一辆木质厢车,搭着棚子,下面摆俩木凳子。

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汤锅里正冒出腾腾热气,按理说这样的天气很少有食客,小吃车也该收摊回家。

“老混蛋,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上杉越看见这张颇有魅力的老脸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阿贺告诉我的,不得不说那小子经营的风俗店环境真不错。”昂热小口小口抿着酒,他指的是曾经的学生犬山贺。

昔日的黑道之皇,如今的拉面师傅上杉越瞥了他一眼,冷笑,“我看是那里的姑娘挺带劲吧?”

他把一碗拉面扔在昂热面前,没啥好语气,“吃完赶紧走人,这么大的雨我早就想回去了。”

昂热不急不慢地嗦着面,“我还不能走,你也不能走。”

上杉越手一顿,眼睛里闪烁出危险的光,作为昂热亲口肯定的最强混血种,他绝非一个普通的拉面老头。

“什么意思?我这人不喜欢掺和你们那些争端,什么黑道之皇,什么屠龙,我都不在乎。”

昂热摇摇头,“都不是,我给你介绍一个人。”

“我不想认识那个人,没兴趣。”上杉越果断回绝。

“他说有一个惊喜要给你,”昂热笑了笑,声音却无比深沉,“证明你在这世上并非孑然一身,毕竟谁也不愿郁郁而终,最后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。”

上杉越蹙眉头紧锁,“别卖关子!”

昂热凝视着他,“那个人说,你这个老杂毛其实还有三个儿女在世。”

上杉越一震,怔怔地望着昂热身后。

昂热也转过头去。

暴雨之中,两柄伞如盛开的黑色大丽花,两个男人打伞,各自的身旁站着一个漂亮姑娘。

“校长,收到你的定位,我可是一分钟都没睡,连夜赶来。”罗柯四人走进雨棚下,收起雨伞。

“不是你来东京之前跟我商量的嘛,不然我没事放着一群贵妇不管,跑来见这个糟老头?”昂热笑骂道。

没错,动身之前罗柯就曾拜托昂热看准时机亲自前来,不单单是找到上杉越,还有主持将乱之大局。

昂热的眼神在源稚女和绘梨衣身上流转,他敏锐地感知到了血脉上的压迫。

罗柯看向上杉越,莫名笑道,“学院导师罗柯,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皇。”

上杉越噗之一鼻,“什么狗屁皇不皇,既然来都来了,想吃什么拉面?”

“你最拿手的。”罗柯回道。

而绘梨衣一本正经地在菜单上浏览,最后选了和罗柯一样的豚骨拉面。

“你们呢?”上杉越又问。

“源稚女。”

“樱井小暮。”

“要吃什么,没问你们名字!”上杉越砸吧着嘴。

昂热开口,“最后一个也来了。”

不知何时,源稚女的脖子上架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刃,细细打量,可以发现刀身正在微微颤抖,怎么也砍不下去。

源稚生独自一身站在后面,拔出了童子切,任凭倾盆大雨淋在身上,头发打湿贴在双颊。

“哥哥。”源稚女没有回头,可他已经满面泪水。

“别喊我哥哥,人鬼殊途!”源稚生低吼道,“罗柯,你让我来见的就是他?”

说着,他拉住绘梨衣就想离开。

“源稚生。”

罗柯安静地喊了一声,一刹那身上迸发出无穷无尽的锋芒,如无形的气四散,附近的雨幕硬生生被切割出一层断流。

在场除开绘梨衣,所有人都好似看见了尸山血海的虚影,汗毛瞬间炸起,本就不高的气温骤然猛降。

昂热强行压下躁动的热血,喝了一口酒。

上杉越手一抖,其中一碗面的盐不小心放多了。

樱井小暮、源稚生、源稚女三人只觉得脑袋一震,好像面前是吞噬心神的深渊。

“昂热校长也在这,就算今天猛鬼众全体出动也跑不掉,况且还有上杉越老师傅。”罗柯说道。

源稚生这才入座,对昂热道,“抱歉校长,是我失态了。”

他犹豫片刻,“就在刚刚,大家长发布了一条命令……霓虹分部正式独立出卡塞尔学院,命令我们全力救回被卡塞尔俘虏的绘梨衣……我本来已经准备好了飞机,一旦找到罗柯,就把他们三人悄悄送走。”

昂热笑出了声,“好小子,当着卡塞尔校长的面说独立?”

“所以你的想法呢?”罗柯道。

源稚生苦笑,“能有什么想法?他才是大家长,他的所作所为应该有着深意吧,而且还宣布将与猛鬼众发起最终战役,其实我有点不明白,如此严峻的形势他为何依旧不现身,他本该亲自主持行动。”

罗柯意味深长地说,“可能他现在没时间主持蛇岐八家吧。”

“所以你今天带这么多人来我这,是想掀摊子吗?东京都乱了,各位首脑却相聚我一个小小的拉面摊,是在闹着玩?”上杉越深吸口气,看向罗柯。

罗柯笑道,“怎么会呢?我这不帮你们认亲嘛!”

众人愣住。

“别急,我讲个故事。”罗柯娓娓道来。

“上杉越老师傅曾作为世界上第一批人,为科学研究捐助惊子,我没说错吧?”罗柯问道。

上杉越皱眉,“这谁想得起来……不过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。”

罗柯继续道,“捐献的样品流入了由得国人组建的样品库,二战之后流入了苏莲黑天鹅港,那是一座专门研究龙类的秘密实验室,而你的样品被赫尔佐格博士解冻并培育成三个试管婴儿,分别是两男一女。”

上杉越浑身颤栗,“你说的……是真是假?”

罗柯勾了勾嘴角,“我会当着校长的面胡说八道?”

“继续说!”早已对生活没了盼头的他意外地感到了紧张。

“后来黑天鹅港炸毁,你的三个儿女到了霓虹,而赫尔佐格则毁了容,整容成了霓虹人,率先成为了猛鬼众的领袖王将,并且在之后的日子里化身橘政宗,当上了大家长!”

“而他带来的三个孩子,一个姓氏上杉,当作宠物圈养着,并且在蓄意计划下,让另外两兄弟反目成仇。”

罗柯说完,喝了一口抹茶,啧啧道,“你这抹茶有点潮了!”

无人说话,上杉越又不傻,当即呆呆地注视着绘梨衣三人。

“上杉稚生、上杉稚女、上杉绘梨衣,你们是真正的亲兄妹,血浓于水。”罗柯静静地扔下一枚核弹。

两个男人不可思议地看着还在嗦面的绘梨衣,又相互看了看,仇与情交织,终归压抑不了心中的情感。

“你说,王将是橘政宗?也是赫尔佐格?”源稚女惊骇不已。

连他都如此震惊,一旁的源稚生更是差点暴走,橘政宗对他而言如师如父,怎么可能是一切罪恶的罪魁祸首?

“你怎么证明?”源稚生双目发红。

“我会让他亲口证明的。”罗柯回道。

绘梨衣感受到了气氛的沉重,不熟练地开口问道,“罗柯,怎么了?”

罗柯擦去她嘴角的汤渍,“他们俩是你的亲哥哥,这大爷是你的……爸爸。”

他说着,吃了一口拉面,立马喝了大口抹茶,心中暗道怎么如此之咸。

“爸爸?”绘梨衣憨憨地仰头,与上杉越对视着。

这一刻,上杉越破防了,无论真假,他都觉得自己肩膀上好像多了些什么,耳中什么都听不见,只剩那声带着疑惑的“爸爸”。

“你怎么知道这一切的?”上杉越的声音很抖。

“你是最强混血种,试问,除了你,谁能有他们三这样强大的子嗣?”罗柯说道,“如果你实在不信,抽空去做个亲子鉴定。”

沉默……死寂至极的沉默。

罗柯所说的看似荒谬,其实又说得通,仔细一看,这四人还真有几分相像,坐一起真如一家人。

“支线任务【一家团聚】已完成,奖励脑桥中断恢复药剂三支、B级稳定龙血药剂一支。”

仓库里悄然多了四支药剂,他算是把自己的系统看透彻了,吞噬系统是假,药剂生产系统才是真,怎么啥药剂都有。

“我还没说完,你们三人的大脑都被赫尔佐格动过手脚,脑桥中断手术,会受到他的控制,通过一种特殊的梆子声。

源稚女之所以挣脱不了王将的束缚,便是因为这个,当梆子声响起,他就会不受控制地变成另外一个人……风间琉璃。”

源稚生不禁回想起小时候,弟弟杀人难道就是被自己无比尊敬的橘政宗所控制?

“你怎么知道的?又如何证实?”他的思绪快要爆炸。

绘梨衣突然抓住源稚生的手臂,有点激动的生涩说道,“他没有骗你,真的有大坏蛋敲梆子!”

“你可以随意说话了?”

源稚生估摸是罗柯的手段,于是欣慰地拍了拍绘梨衣的脑袋,再痛苦地捂着脸,陷入深思。

“你现在可以不相信,但很快事实就会摆在眼前。”罗柯道。

轰轰——

突然,恐怖的咆哮从地底涌出,下一秒大地剧烈震颤,无数人的尖叫炸响。

小摊上的碗筷纷纷坠地,行人难以站稳,倒在地上。

八级大地震!

同时,源稚生的手机响了,是矢吹樱。

“海啸来了!已经淹没了海岸线!”她焦急喊道,“而且海萤人工岛附近出现了大量尸守,还有鬼齿龙蝰,它们借助海啸想要越过东京湾登陆,我和楚子航、芬格尔正在上空。”

“刚刚得到消息,海啸已经覆盖了沿海的很多街区,一些地方再次出现了人鱼死侍!”

罗柯眼神一凝,如此大的阵仗,看来八岐大蛇已经现世了,毕竟神的力量可以引发天地异动,吸引仆从前去朝拜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