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 彻底被摧毁
书名:七种游戏 作者:先笙 本章字数:216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5 13:30:21

到底是什么能把林语玉的直播生涯,甚至她的声名彻底按死?

答案是三张偷拍的照片。

第一张是林语玉在旋转餐厅被一个男人给抱住。

第二张是抱住林语玉的那个男人正在给另一个男人一大堆现金。

第三张便是林语玉和拿了钱得男人见面,并且握手。

这三张照片还被附上了一个连贯的故事,林语玉被富豪包养,而富豪帮助林语玉用钱买通了营销号,才有了后来的“洗白”通稿。

单是故事的话,又或者单是照片,本来都没有什么说服力的,但是这两样加在一起,便能引导大众浮想联翩,这要不是全程跟随着林语玉去经历照片上的事情,很难知道真相会是怎样的,大多数人也没这条件,所以他们就更加坚信故事是真的。

最重要得是什么?

最重要得是发出照片和故事的又是“天雅阁”。

果然是这样,伍凌仁一开始就想对了,这“洗白”是“天雅阁”干的,抹黑也是他们干的,就好像他们是上帝一般,能够随意操纵别人的人生,要别人红就红,要别人黑就黑。

虽然有照片和连贯故事,但是伍凌仁作为相信林语玉的人,他知道林语玉就是单纯被人骗了,被人坑了,林语玉哪怕是变了不少,她也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去被人包养,谁被包养了,还会兢兢业业去帮助农民卖货?

可就只有他一个人相信,那又能怎么办呢?他之前都无法在网上帮林语玉澄清,现在更加做不到了。

林语玉现在一定很崩溃,伍凌仁都感觉到了绝望,他不再等林语玉消气,他马上给林语玉打电话,却发现林语玉已经关机。

关机可是一个极其不好的讯号,这还是大早上,伍凌仁便立马出门赶往林语玉的家。

虽然伍凌仁没去过林语玉现在的住处,但是林语玉以前给过他地址,他花了点时间,找到小区,问了物业,才来到林语玉的门前。

伍凌仁反复敲门,还一边打着电话,在林语玉家门口喊了一个上午,喉咙都嘶哑了,屋内也没人开门,就好像林语玉根本不在家。

也许林语玉根本没在家?或许她在山上?或许她一早就出门离开这个是非地了?

当然最有可能还是林语玉就躲在屋里,哪儿都没有去。

伍凌仁敲不开这道门,他也不能强行打开,他只能在离开的时候喊道:“小林!我知道你在屋里!我知道现在是你最难受的时候!或许你需要安静,老师可以让你安静一下,可是我希望你明白,老师永远会在你身边的,你不会是一个人,就算全世界不相信你,老师也会相信你!我现在先走了,不打扰你,如果你还需要我的话,一定要来找我!”

就算是天塌下来了,伍凌仁始终都觉得林语玉是一个坚强的姑娘,他总觉得林语玉会走出来的,会来找自己的。

正因为如此,伍凌仁离开之前,还看了一眼那道门,他本来还纠结了一下,要不要一直守在门边,直到林语玉出来,可他还是离开了。

这个决定是伍凌仁抱憾终身的决定,他要是当时不走的话,或许林语玉也不会在那条山道上出车祸,就不会死。

当伍凌仁接到林语玉去世的消息时,他在林语玉的葬礼上痛哭,那就好像是自己女儿去世一般,本来伍凌仁膝下无子,他本身就把林语玉当做是自己的女儿。

后来,伍凌仁便一直想着要报仇,他要把害死林语玉的人全捉出来,不然他会一直觉得是自己当时的离开才造成林语玉的车祸,他会一直愧疚下去。

这就是伍凌仁和林语玉的故事。

当听完伍凌仁讲完之后,余云风三人都沉默了,他们跟伍凌仁感同身受,就仿佛林语玉也是他们的朋友似的。

特别是邱洁和张通,他俩也失去了许雪,他们最能理解伍凌仁的愤怒。

张通本来不希望节外生枝去管伍凌仁的事情,可在听完伍凌仁的故事之后,他成了最支持的那个人,他义愤填膺道:“伍老师!你放心!我们一定会帮你把真凶给找出来的!我们要让那些凶手血债血偿!”

伍凌仁推了推自己的眼镜,忧伤道:“我也不说什么血债血偿,我只是想把他们找出来,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。”

伤痛过后,又要回到现实的问题,那么谁才是罪魁祸首。

余云风说道:“伍老师,所以你才说这是两个人,也就是说,你想要我帮你找出谁是幕后放黑料毁掉林语玉名声的人,以及谁是车祸的肇事者,对吗?”

伍凌仁点头道:“没错,那个幕后之人是毁掉小林灵魂的人,而那个肇事者是取走小林性命的人,他们都应该受到惩罚!”

邱洁小声问道:“余先生,你能找出来吗?”

余云风皱着眉头,想了想,说道:“不好说,先说那个肇事司机,听伍老师的意思,他跟警察沟通过,那段路上没有摄像头,拍不到作案现场,很难确定肇事者,这会让人无从查起,所以不能怪警察不作为,他们也是没有办法。而那个幕后者,看样子这和那个‘天雅阁’的营销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,要想查出幕后者,首先就要查出‘天雅阁’,可这种营销号狡猾得很,打着法律的擦边球,躲在键盘背后,随时都在变换地址,要找到他们谈何容易。”

伍凌仁听来,就好像余云风也没有办法似的,顿时他有些绝望了,他觉得可能报仇的事情一辈子都完成不了。

可伍凌仁依然感谢道:“实在没办法,也没有关系的,很感谢余先生三位能耐心倾听我的讲述,能跟你们说说话,把这些讲出来,我的心里也好受对了。”

可余云风却说道:“伍老师,你先不要心急,我并不是那个意思,虽然确实有困难,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的,你要给我一点时间,我需要动用一点关系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