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3章 赴宴4
书名:空间重生之农门福女 作者:禾木火每 本章字数:449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5 10:05:05

秦王府晨辉阁的会客厅,来顺进来禀道:“王爷,门房来报,承国公府的老夫人,舅夫人她们的车过白马山了。”

从承国公府过来,白马山是必经之地,距离秦王府大概一刻钟左右的车程。

秦王点点头,“好,本王知道了,去后院通知石娘了吗?”

来顺回道:“已经差人去告知了。”

秦王朝吕定宁拱拱手,“二叔及各位请稍坐片刻,容本王出去迎迎外祖母他们。”

吕定宁跟着拱手起身道:“秦老夫人是长辈,在下随王爷一道去迎迎。”

吕子然、吕子勋等人见吕宁宁起身,跟着站起身来。

秦王见大伙跟着起来,忙说道:“别客气,你们坐,本王去去就回。”

自从绿光的事让他丢了官后,吕定宁到处托人寻关系,希望能给自己寻份差事。

起先,他把希望寄托在贤王身上,指望着能到贤王府做个长史,再不济做个幕僚也行。

他话里话外的向贤王暗示了好几次,贤王皆与他装糊涂。让他失望不已。

如今吕子钦摇身变成秦王,吕定宁的心思又活络起来。

吕定宁看来,秦王府初建,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。

自己怎么说也是做了多年的兵部侍郎的人,到秦王府来做个幕僚绰绰有余的。

吕定宁执意道:“咱们在这儿坐着多没礼数,在下还是与王爷一道,去向秦老夫人问问安。”

秦王见他坚持,于是说道:“那行,一起吧。”

秦王带着一行人迎到王府门口,稍等片刻,承国公府的车马便到了。

叶明勤骑马走在最前面,见到秦王,远远的下了马,将缰绳递给小厮,上前一步向秦王见礼道:“王爷好,阿爹去上衙了,兄长去交接手上的事务,要晚些时候再过来。”

秦王拱手还礼,说道:“表兄好,外祖母她们都来了吧?”

“来了,都来了,在后面的车里。”说完,叶明勤拱手向吕定宁等人见礼。

秦老夫人的车停下,秦王走上前去向秦老夫人问好,亲手扶秦老夫人下车,嘴里不时的提醒道:“外祖母,你慢些。”

秦王对秦老夫人的关爱,羡煞了驻足围观的人。

有人不禁感叹道:“秦老夫人好福气呀!”

秦老夫人握紧秦王的手,笑着说道:“好!你如今是王爷,不用亲迎出来,我们自个儿进去就好。这是礼数。”

后面的话,秦老夫人将声音压低了许多。

秦王说道:“在子钦心里,外祖母永远是最亲最敬的人,出门迎接自己的亲人,这才是礼数。”

秦老夫人抬头看向秦王,秦王正好低头看秦老夫人,四目相对,秦老夫人从秦王眼里看到发至心底的温情与敬意。

“子钦一直是外祖母的乖孙。”秦老夫人感动的回道。

秦王笑着点点头,“是,子钦知道。”

秦老夫人拍拍秦王的手,关切的问道:“杨氏没有无理取闹吧?”

秦王摇摇头,说道:“石娘在后院接待,到现在,我还没有接到不好的信儿。应该是没有闹,又或者是她闹了,被石娘化解了。”

吕子勋见秦王与承国公府的人格外亲近,低声对吕子然嘀咕道:“看到了吧?什么叫亲疏有别,这亲的就是了。

那怕再让他到咱们府上生活二十年,再给他白吃二十年的米,他对咱们,永远做不到像待承国公府的人那般亲近。”

二房庶出的吕子昱向来与吕子勋一个鼻孔里出气。

吕子昱听了吕子勋的话,跟着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那是,祖母与秦老夫人同样是国公府的老夫人。

祖母过府来时,王爷只迎到影壁,祖母连他的人影都没见着。

秦老夫人过府,秦王却是亲迎出来,就这一点,差别就很明显。”

吕子健站在吕子然身边,将吕子勋与吕子昱的话听在心里,很不喜欢二人阴阳怪气的语气。压低声音道:“人与人的感情是相互的,你对人家好,人家才会对你好。就祖母待子钦一口一句孽障,子钦能对祖母好得起来?”

吕子勋扭头斜吕子健一眼,说道:“呵!你到是处处维维护他,你对他好,也没见他对你有多好呀!今儿秦王有与你说过一句话吗?”

吕子昱接过话来:“秦王与他说话?子钦不是王爷时都不愿与他多言,何况现在是高高在上的王爷了,会理他才怪了。”

吕子健一母同胞的兄长吕子枫见吕子勋与吕子昱挤兑吕子健,帮腔道:“秦王怎么就没与子健说话了,刚刚在会客厅里,秦王与子健就说了好几句话。”

吕子枫自小习武,身上一把子力气,是吕家这一辈中唯一在军中的人,之前随吕定坤在边关,三个月前调到京畿大营,这几日休假在家。

兄弟几个中,数吕子枫的嘴最笨,性子最耿直。

吕子勋冷嘲道:“嗯、嗯、嗯的应几声也叫说话?你怕是在军中呆久了,人呆傻了吧?”

吕子枫说道:“秦王对子健,起码还愿意嗯、嗯的应两声。总比那些说话别人听都不愿意听的要好上许多。”

吕子勋今儿觍着脸与秦王说了好几句话,秦王都没有搭理他。

“你……”吕子勋挺起胸瞪向吕子枫。

吕子枫扬了扬拳头,问道:“怎么?想打架?”

“秦王过来了,你们收敛点。”吕子然沉着脸说道。

那边,一群人站在边上等秦王与秦老夫人说话。

钱夫人瞅住秦王与秦老夫人说话的间隙,笑着插话道:“王爷见到阿娘总有说不完的话。”

秦王松开秦老夫人的手,转身朝钱夫人拱手见礼:“舅母好。”

钱夫人福身还礼,笑着连连说好。

秦王直起身,转向叶夫人深鞠躬道:“姨母好。”

叶夫人伸手扶起秦王,“好,来晚了,府里还好吧?”

秦王点点头,“姨母放心,一切安好。”

吕子勋见秦王继续与承国公府的人亲热寒暄,撇了撇嘴道:“人家是亲人,见面有说不完的话……”

吕定宁回头瞪了吕子勋一眼,吕子勋闭上嘴,伸手摸着鼻子低下头。

吕定宁见秦王与承国公府的人见完礼,笑着上前给秦老夫人见礼。

吕子然几兄弟跟着上前拱手,秦老夫人笑着说了几句场面话。

秦老夫人寒暄完,转头见到石娘,还没有等她开口,石娘已经上前跪到她面前,哽咽道:“老夫人,奴婢回来了。”

秦老夫人将石娘搂到怀里,拍着她的肩说,“回来就好,老身做梦都盼着你回来。”

听到暖心的话,石娘伏在秦老夫人怀里默默流泪。

秦老夫人任她抱着自己哭,只轻轻地拍着她的肩,直到石娘将情绪疏解了,秦老夫人才温和的说道:“起来吧,此时不是叙旧的时候,等过了今日,寻个时间,咱们娘儿俩再慢慢的细说。”

石娘顺从的点点头,站起身来回道:“好!奴婢听老夫人的。”

来顺抹了抹眼角,然后说道:“咱们别站在门口了,先进府吧。”

叶明勤笑着回应:“是,先进府。”

秦王走过去挽着秦老夫人,“外祖母,走!进府了。”

秦老夫人抬头看眼悬在朱红大门上的匾额,心里百感交集。

微微点头道:“走吧,进去,老身有二十多年没有进这座府邸了。”

秦王说道:“府里一切依旧,往后外祖母要来常住。”

秦老夫人笑着点头道:“好!外祖母听你的安排。”

秦王将秦老夫一行送到晨月阁。

杨老夫人见秦王扶着秦老夫人进来,脸色沉了又沉,眼睛透着阴翳的冷光,这孽障就是故意让她难堪的。

众人起身,杨老夫人跟着起身,边往秦老夫人腿上瞄边问道:“老姐姐,你这腿何时伤着了?”

秦老夫人先是一愣,抬头见杨老夫人尖酸嘲讽的模样,立即明白她的意思。

笑着说道:“谢谢倩姐儿的关心.我这腿没事,好着呢!

刚刚我还在与王爷说,前些日子我们一家人去慈恩寺上香,我能从山脚走到山顶,又独自从山顶走下来,全程不要人搀扶的。

本来,我是想向王爷邀功的,却不想被王爷呵斥了。

王爷说我人老要服老,不要在不该逞能的地方逞能。

还说,如果我若是伤着了,他又不能替我痛,只能心里干着急。要我不为自己想,也要为他好好想想。”

杨老夫人本想挖苦秦老夫人几句,让秦老夫人在人前难堪,没想到秦老夫人的话像芒刺一般扎在她的心上。

杨老夫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老姐姐有副好身板,是有福之人。”

秦老夫人毫不谦虚的点点头,“不瞒倩姐儿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

这些日子,我总在想,咱们这些本份良善的人家,老天爷睁眼时一定能看到的,老天爷有怜悯之心,一定会让好人得以好报。

这不,寻了这么多年的皇长子这就找回来了。老话常说呀,人在做事天在看,抬头三尺有神灵。倩姐儿,这话是真的。”

秦老夫人这问话,杨老夫人能说不是真的吗?不能呀,她只能点头应道:“是,老话说得有理。”

秦老夫人接着说道:“好人会有好报,坏人也会得到她应得的下场。这才公平,对吧?”

杨老夫人点头道:“那是当然,善恶有报吗。”

秦老夫人走过去在杨老夫人身边坐下,朝坐人示意道:“你们坐,大家坐下慢慢叙话。”

说完,秦老夫人转头看向杨老夫人,接着之前的话题道:“所以呀,我得有个好身子,才能看到坏人遭报应的一天。

我们国公爷身上的毒,姗姐儿身上的毒,都是坏透心肝的人所为的。

倩姐儿,你说,我这身子,能等到那一天吗?”

听了秦老夫人的话,杨老夫人端茶的手一滞,差点将茶撒了出来。

杨老夫扭头愕然的看向秦老夫人,见秦老夫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心更加慌了,结巴的应道:“那,那当然。老姐姐的身子硬朗,一定可以看到。”

秦老夫人满脸堆笑的点点头,“我也这么想的。”

杨老夫人低头抿口茶,强迫自己镇静下来。

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,秦瑜只是诈她的,几十年的事了,她怎会知晓?

秦王送秦老夫人进来后,本来要离开的,见外祖母将话题引到姨母中毒的事上,便多留了会。

于是,秦王将杨老夫人的反应收进眼底。

杨老夫人无意间抬头,正好遇上秦王略带审视的目光,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。

从孽障的眼神里,她能肯定他们疑心上她了。

杨老夫人的心思千转百回起来,试探的问道:“老姐姐,不是吧,叶尚书不是病死的么?怎么还中毒了?这事儿,之前怎么没听你们说起?

还有,老姐姐,你说姗姐儿身上的毒是怎么回事?姗姐儿中了毒?多久的事?你们是请哪位大夫来看的诊?不是瞧错了吧?”

秦老夫人不紧不慢的端起茶杯,低头抿一口,再将茶杯放回桌上,才幽幽的说道:“错不了,我们国公府身上的毒是太医院的胡太医与徐医正诊出来的,绝对错不了。至于姗姐儿身上的毒,我们找高人查出来的。”

“叶尚书身上的毒与姗姐身上的毒是同一种毒吗?

老姐姐,这事你早该告诉我呀,好歹我也是姗姐儿的婆母。

姗姐儿也是,这么大的事,你怎么不对我说呢?”

杨老夫人转头看向叶姗,开始责备起来。

杨老夫人的话语透着关怀,听到叶姗要吐了,暗骂老妖婆真能装。

不等叶姗回话,秦老夫人先说道:“今儿是王爷宴请宾客的好日子,咱们不说这事了。”

杨老夫人本想试探秦老夫人知道多少,没想到老太婆只说几句,就不愿多说了。

“王爷,齐王过府来了。”来顺进来禀道。

“知道了。”秦王应一声,转身对秦老夫人道:“外祖母,我先去忙了。”

秦老夫人挥挥手,“赶紧去吧,不要让人久等了。”

秦王朝其他人拱拱手,转身出了会客厅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